您现在的位置: 警务资讯 >> 警营文化 >> 警察故事
元旦与妻子抱别竟成永诀
发布日期:Tue Jan 16 17:02:11 CST 2018     来源:梅公宣  埔公宣    浏览次数:1537

    今年1月1日晚,当人们还沉浸在新一年到来的喜悦中时,带病执勤的梅州市大埔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教导员刘胜先却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不幸殉职,享年45岁。


    1月4日,梅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陈俊钦率领局机关各部门“一把手”和梅州市8个县(市、区)的公安局局长、政委及政工办主任,赶到地处偏僻山区的殡仪馆为刘胜先送行;大埔县五套班子成员和刘胜先生前亲属、同事,以及许多素不相识的群众也来了,500多人将小小的吊唁厅挤得水泄不通……

 

 


 

 

    “老百姓都是咱们的亲人,小民警也要有大胸怀,公正办理好每一宗交通事故,都是在为党和政府分忧,也让受害人家属心安。”——刘胜先


    干活很拼很专注


    1998年12月,25岁的刘胜先从部队退伍后加入了警队,实现了他想当人民警察的梦想。从警20年,刘胜先服从组织分配,先后在大埔县公安局巡警大队、治安拘留所、长治派出所、茶阳派出所、茶阳交警中队、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青溪派出所工作过。他作风正派,勤恳认真,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重活险活抢着干,被同事们称为警队里的“拼命三郎”。


    大埔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副中队长刘昆扬曾与刘胜先共事2年。刘昆扬表示,虽然刘胜先在该中队任职的时间不长,但他带领队友很好地完成了百余宗重大交通事故的处理工作。


    “山区驾驶员往往只缴纳交强险,对购买商业保险意识淡薄,往往出事故后无力赔偿,也给事故处理中队带来了沉重的压力。山区的交通事故都有个特点,不是发生在晚上,就是发生在凌晨,有时(我们)刚端起饭碗,事故电话就来了,丢下饭碗便急着出发。要想正常上下班、正常用餐都很难做到。”刘昆扬说。


    重大交通事故发生后遇难者家属往往会非常激动,现场秩序不易维持。2016年4月28日中午,大埔县湖寮镇进城大道发生一宗一辆农用车与一辆摩托车相撞的事故,造成一名中学生当场死亡。由于农用车司机没有买保险,事故发生后无力赔偿。老年得子的死者父亲和死者亲属便抱着死者的相片,一波又一波地到大埔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哭诉。面对这种情况,刘胜先不怕麻烦,带领队友一次又一次地做农用车司机的思想工作,最后使该司机与死者家属达成了协议,农用车司机赔偿37万元结案。


    在大埔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工作了10多年的职工钟广平告诉记者,刘胜先在该中队任中队长时,该中队只有4名民警、2名辅警、1名职工,总共才7个人,但该中队却负责全县重大交通事故的处理工作。大埔山区,山高路窄,省道、县道、乡道、村道星罗棋布,只要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该中队都要在第一时间前往处理。有些山路非常惊险,路窄弯多,许多队友不敢驾驶的路,驾驶经验丰富的刘胜先都会顶着上。且该中队每日都很忙,24小时都需要人值班,人手不够时,刘胜先也常常顶班值勤。


    2013年12月13日,天寒地冻。当时在茶阳交警中队任职的刘胜先身患重感冒,被同事送去医院输液,晚上才回该中队休息。次日3时,该中队接“110”电话指令,在茶阳镇莲塘坝路段一辆小车驶出路面、越过钢护栏翻下高达15米的路沟中,驾驶人卡在驾驶室里,生命垂危。接到警情后,刘胜先带病驾驶警车,带领同事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下车后,他手拿铁棍连蹦带跳,直奔事故车辆旁边,让后面的同事看得心惊胆战。最后,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伤者被及时救出,为抢救工作赢得了宝贵时间。

 

 


    刘胜先同志生前在交警中队执勤


    把老百姓当亲人


    大埔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尤开新介绍,刘胜先担任该大队事故处理中队中队长后,最大的特点就是把老百姓当自家亲人。2年来,刘胜先经手办结的100多宗重大交通事故,没有一宗上访和投诉。


    2017年4月21日晚,湖寮镇五虎山路段发生一宗皮卡车撞行人事故,造成1名外省务工人员死亡。接报后,刘胜先前往现场调查取证,随后将驾驶员带回该中队,直至次日3时才完成调查。4月22日8时许,刘胜先又回到了该中队。此时,死者家属也来了。由于肇事司机拿不出丧葬费,刘胜先就与死者家属协调丧葬费用。后来,由于肇事司机没有购买商业险,家贫又拿不出钱,死者家属便在该中队哭了好几日,并称没钱吃饭住旅店。于是,刘胜先拿出自己的1000元工资给死者家属。随后,刘胜先4次到50公里外的高陂镇找肇事司机家属做工作,最终感化了他们。肇事司机家属向亲戚朋友借了11万元,加上12万元的交强险赔偿,将总共23万元一起赔偿给了死者家属,这宗事故终于得到解决。在刘胜先的影响下,该中队的民警都很有爱心,看到到该中队办事群众没饭吃,常常捐出100~200元接济群众。


    现任大埔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车管股指导员的郭宣亮告诉记者,刘胜先在担任茶阳交警中队副中队长期间,他和刘胜先的一次出警经历,令他记忆深刻。“2013年11月某日凌晨,寒风细雨。在青溪镇灯盏岭岗路段,一辆从深圳开往福建的小轿车在风雨中冲入了50多米深的山沟,司机当场晕了过去。接警后,刘胜先和我于3时赶到现场,将伤者救出。刘胜先背着140多斤的伤者,我在后面托着,艰难地爬上坡度60度以上、长50多米的山坡将伤者送上救护车。因为上山途中伤者一直在流血,刘胜先也几乎变成了一个‘血人’。”郭宣亮动情地说。

 

 


    刘胜先同志生前对涉嫌酒驾人员做酒精测试


    带病执勤期间牺牲


    在殡仪馆告别大厅,刘胜先的妻子孙紧娣紧紧地抱着水晶棺,眼含泪水凝视着棺内身穿警服、面容安详的丈夫遗容,喃喃自语道:“胜先呐,你走了,今后夜凉风起,谁为我和女儿添衣加被?年老多病的父母还在家中盼着你休假回到他们身边侍俸喂药啊……”这情这景,让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


    刘胜先牺牲后,在大埔中学当教师的孙紧娣几乎流干了泪水。当记者问及她和刘胜先当年相识的过程,孙紧娣忧郁的眼神闪出一缕亮光。


    孙紧娣告诉记者,她于2000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山区当小学老师。一次,在朋友家里吃完饭,她洗碗的情景被刘胜先看到了。于是,刘胜先就说这名女同志适合他,便让朋友把她介绍给他认识。两人一见钟情,从此交往。2002年10月1日,两人成婚。


    作为一名乡镇民警,刘胜先在乡镇工作的13年里,他们夫妻俩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两年,家里的老人、孩子基本都是由孙紧娣来照顾。“我知道他很忙,但他对我一直很好,他回到家里会叫我‘娣’或者我的小名,争着做家务,他总觉得亏欠我们母女俩太多。”孙紧娣说道。


    “之前山区的工资很低,生活很苦,但是我们很恩爱。现在生活好了,他却走了,心里真的很痛很痛。”孙紧娣说,刘胜先的身体一直不好,长期吃药。调到事故处理中队后,刘胜先虽然回到了县城,但每次回到家里,他经常会坐在床前想事发呆,孙紧娣问他为什么还不睡,他总是回答说,在想第二天要做的事。


    今年元旦,是刘胜先从大埔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中队长升为青溪派出所教导员的第10日。当日7时,孙紧娣为刘胜先准备好了一个星期的日常用品,并为他收拾好了行李,随后送他出门。“临走前,他还抱了我一下,没想到那竟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抱。”孙紧娣感叹道。


    孙紧娣告诉记者,多年来,她和丈夫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一天打4个电话:早上、中午、晚上、睡前。只要接到他的电话,她就心安。“一直以来,电话铃声几乎成了我每天最想听到的声音。”孙紧娣说。


    1月1日19时,当晚值班的刘胜先打了一个电话给妻子,说他有点累,头有点疼,睡一下就好了。到了22时,孙紧娣又打了个电话给刘胜先,但他没接。次日8时,孙紧娣还没有接到丈夫打来的电话,于是就打电话到青溪派出所询问。

    刘胜先的同事接听后告知她刘胜先还没睡醒,于是孙紧娣请求同事赶紧去看看刘胜先。不久,刘胜先的同事回电给孙紧娣称刘胜先情况很不好,于是她马上带了家里所有的药,赶往40多公里外的青溪派出所。但当她到达时,她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经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