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警务资讯 >> 警营文化 >> 警察文苑
我和女在押人员的故事(小说)
发布日期:Tue May 23 16:42:10 CST 2017     作者:薛 花    浏览次数:2082

 

    “你是女警,应该是坐在办公室里,做些抄抄写写的工作吧?”


    “什么?你在看守所?那些关在里面的人,应该都有暴力倾向吧?”


    “反正进去里面的,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好人,不用管理吧?应该是很轻松的工作吧?”


    ……


    在看守所工作了那么久,总是有朋友好奇地问。


    对此,我总是笑着解释:其实,看守所管教民警面对的都是一样的群体,因各种原因违法而被刑事拘留,要在高墙内开始接受另一种天壤之别的生活。我们管教民警要做的就是观察他们的表现,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尽力教育、感化、挽救他们。


    记得我曾管教的涉嫌故意杀人的在押人员小玲(化名),她从小失去父母,未成年就外出打工,缺乏家庭温暖,内心多疑。30多岁的时候,她找了个男人同居,因缺乏安全感,常常争吵,最终导致她亲手杀死了那个同居的男人。她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同一监室的人小声说话,或无意看她一眼,她就会怀疑是在讥笑她,便与人争吵,最后还很有理地向我投诉。


    经过详细地了解、细心地观察,了解到事件的真相后,我耐心地与她交谈,鼓励她好好表现,尽量用自己的劳动争取看守所的奖励获得生活用品,并及时地表扬她,慢慢地让她找到自信,体验到因劳而获的尊严。


    最后,小玲被判处死刑,临行前,她对我说,“你就是我的亲人,在监室里一天没见到你,就觉得我是无父母的孩子。”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欣慰的话,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心与心的沟通,是挽救绝望心灵最好的方法,当我看到她们一点一点地改变时,便觉得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管教,这里有人要自杀!快来呐!”一天早上,刚接班准备开始巡查的我,就听到从女监室传来了呼叫声。我马上飞奔到监室,只见一名在押人员已被室友救下,窗台上还挂着用于上吊的裤子。走近一看,这不是前天刚因涉嫌职务侵占被送进来又一直沉默寡言的阿红(化名)吗?我赶忙让人把她送到了医务室进行治疗。


    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发生,我平时更关注阿红的生活点滴了。在交谈中,我发现每当谈到家人,特别是她年幼的女儿时,她总是泪流满面沉默不语。随着交谈的深入,阿红那封闭的心渐渐向我敞开了:原来她自进入看守所以来,又悔又怕,担心自己判刑后名声不好,会拖累亲人,特别是自己年幼的女儿在幼儿园会被同学耻笑而抬不起头。内心无味杂陈的阿红越想越觉得生不如死,遂产生了自杀念头。我告诉她,最庆幸的是她女儿没有失去母亲。她哭了,说她一时糊涂,幸亏我点醒了她。后来我帮忙联系到了她的家人,经家人的开导和鼓励,阿红终于重燃了生活的信心,积极参与监室各项活动。当时监室关押了一名涉嫌杀人的间歇性精神病人,我安排阿红贴靠,阿红很负责地监护她的日常起居饮食和行为举止,监护她吃药睡觉,坚持了一年多,一直到她被判处无期徒刑投送监狱。阿红刑满释放出所前写了封信给我,说:我天天盼着出所,现在要离开了,又觉得舍不得,只因这里有您!


    在管教岗位二十多年,觉得每一名新进来的在押人员都是我管理教育工作新的开始。面对面的管理教育中,感受着她们一点一点的变化,看着她们渐渐露出的笑脸,这就是我在管教工作中的收获和乐趣。


作者单位:梅州市梅县区看守所